说说美国的“灵魂污点”

  说说美国的“灵魂污点”

说说美国的“灵魂污点”

  4月20日,得知肖万三项罪名成立后,民众手举“有罪”的标语聚集在法庭附近摄影/新华

  向长河(国际问题学者)

  4月20日,以“我无法呼吸”LOGO引发全美抗议浪潮的弗洛伊德一案尘埃落定——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陪审团裁定前白人警察德雷克·肖万被控两项谋杀和一项过失杀人罪名全部成立。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的裁决,某种程度上是一项政治性裁决。包括NBA在内,美国一些行业和企业都做好了裁决可能引发新抗议风潮的准备。陪审团经过约10小时审议达成一致,裁定肖万被控的二级谋杀、三级谋杀和二级过失杀人罪名全部成立。主审法官当庭宣读并确认陪审团裁决结果,将在8周后宣布对肖万的量刑。至此,全美国都松了一口气。毕竟,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美国数十年来规模最大的抗议和骚乱。美国总统拜登20日当晚发表讲话说,弗洛伊德之死让全世界看到系统性种族主义是美国“灵魂上的污点”。

  弗洛伊德案这一个案的宣判只是道义暂时得到伸张,无论是回望历史还是展望未来,个案的正义还远远不足以消除美国这个根深蒂固的“污点”。

  种族主义根植于美国基因中,说“灵魂污点”并不为过。早在殖民地时期,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新教徒获得了政治、社会等领域的优势地位后,便开始在当今美国这片土地上系统性推行基于白人至上主义的政策,对印第安原住民进行种族清洗和屠杀,犯下罄竹难书的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行。从北美殖民地的建立到美国南北战争数百年间,大量非洲奴隶被劳役虐待致死,针对非洲裔的种族隔离制度直到20世纪中期后才逐步废止。

  在美国立国及发展过程中,对亚洲劳工移民的排斥与歧视同样严重,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排亚法案”,都是种族主义痼疾留下的历史污点。美国种族批判理论学者德里克·贝尔认为,“种族主义是美国主要且持久的特征”。西班牙《国家报》刊文指出,美国历史在一定程度上是种族主义的历史,种族主义“将美国国旗的条纹变成裂痕,将星星变成坑洼”。

  进入现当代,美国种族问题并没有随着技术现代化、社会发展与财富的增长而消弭,而是呈现“系统性”病态。半个多世纪前,马丁·路德·金的民权运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少数族裔的平权,一些物理形态的种族歧视几乎消失,但无形的歧视依然触目可见。

  美国社会学家乔·费金的理论指出,美国社会是一个“种族主义有机体”,在其社会网络、组织和制度中充斥着种族主义压迫。系统性种族主义侵蚀着美国社会,造成财富分配、健康、就业、教育和政治参与等多方面的不平等。少数族裔人口的贫困率、失业率更高,疫情下非洲裔感染率和死亡率远高于白人等问题,都折射出美国系统性种族主义的现实。奥斯卡获奖影片《绿皮书》,反映的就是美国社会、尤其是南部偏远地区对黑人根深蒂固的歧视。

  归根结底,“白人至上主义”在美国依然很有市场。美国反诽谤联盟的报告指出,2020年美国“白人至上主义”宣传活动是最近至少10年来最活跃的。奉行白人至上主义的极端团体,宣扬仇恨,鼓吹暴力,对社会极具破坏力。

  “白人至上主义”活跃与美国政治极化分不开,也与美国长期教育熏陶分不开。对少数族裔民众的歧视、压榨、迫害等体现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执法机构针对少数种族的暴力执法、街头拦截检查已成常态,大型企业机构针对少数种族的就业歧视、晋升歧视、薪酬歧视已成潜规则,金融机构和房产中介通过合谋的方式维持种族居住隔离已成传统……

  正是由于社会制度的内在支撑与国家机构的不作为,使得少数种族遭受全方位歧视。美联社日前刊发题为《美国黑人正遭受集体创伤》的文章指出,很多美国黑人正面临集体悲痛感和创伤感,美国死于警方之手的人越多,这种集体悲痛感和创伤感就越深切。这些东西已经深深地嵌入这个国家的肌理。前总统奥巴马夫人的自传对芝加哥无处不在的种族歧视描绘颇多。美国现任副总统哈里斯公开承认,美国确实存在两套司法制度,很多手无寸铁的非洲裔美国人被警察杀害,这样的事情已经延续了几代人。

  在美国遭受歧视的只有非裔吗?当然不是。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和仇恨犯罪也日渐攀升,美国亚裔的生存现状不容乐观。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政府为掩饰自身抗疫不力,疯狂甩锅,一些政治势力和媒体恶意炒作,将病毒与特定种族联系,助燃美国社会针对亚裔的仇恨情绪。76岁亚裔老奶奶当街被暴打,亚特兰大六名亚裔女性遭枪杀,CNN亚裔记者报道抗议时被警察摔倒在地并送往监狱搜身……反歧视团体“制止仇恨亚太裔美国人组织”公布的数据显示,过去不到一年时间里,该组织在全美收到近3800起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歧视事件报告,包括言语攻击、人身伤害、打砸店铺等。

  拜登说,对肖万的判决是“美国在走向正义道路上迈出的一大步”。然而,美国要去掉种族主义这一“灵魂污点”,依然任重道远。

【编辑:岳川】

文章标题: 说说美国的“灵魂污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