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学者:美国“盟友外交”为何众口难调?

  (东西问)中外学者:美国“盟友外交”为何众口难调?

  中新社北京4月25日电 题:中外学者:美国“盟友外交”为何众口难调?

  中新社记者 万淑艳

中外学者:美国“盟友外交”为何众口难调?

  美国总统拜登上台以来,其外交政策特别是对华政策渐趋明朗,涉华盟友外交进展迅速,试图通过所谓“价值观统一战线”对抗中国。但种种迹象表明,美国“盟友外交”众口难调。

  美盟友关系并非协同一致

  当地时间4月21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审议并表决通过了旨在加强与中国全面战略竞争的《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路透社评论称,这说明美国两党在国会推动对抗中国的努力迅速升温。

  这份长达283页的“两党对华全面法案”于4月8日浮出水面后备受外界关注。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当天发表声明宣称,这代表了“前所未有”的两党合作,美国将动员所有战略、经济和外交工具抗衡中国。

中外学者:美国“盟友外交”为何众口难调?
菲律宾智库“人民良政”中心主任鲍比·图阿松(Bobby M.Tuazon)。受访者供图

  菲律宾智库“人民良政”中心主任鲍比·图阿松(Bobby M.Tuazon)对中新社记者表示,拜登政府或将尽一切努力阻止中国,重建联盟和军事伙伴关系,再加上经济制裁和其他手段来对抗中国技术,旨在通过军事基地、海上行动和多国联合演习来加强对中国的包围,并建立一个“统一战线”,以遏制中国快速增长的经济。它得到了精心策划:持续散布虚假信息、妖魔化中国,这玷污了中国形象。

  拜登政府一系列“盟友外交”动作看似取得初步成果,但盟友关系是协调一致吗?事实并不尽然。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日前承认,一些盟友与中国的关系十分复杂,美国与盟友的关系“并非完美无瑕”。

中外学者:美国“盟友外交”为何众口难调?
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副主任达巍。受访者供图

  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副主任达巍告诉中新社记者,拜登政府正在组建的并非完全传统意义上的同盟,而是围绕特定议题、特定领域形成一些“打引号”的同盟,比如价值观同盟,以及技术和产业链同盟。其他领域则很难达成一致。

  “美国想拉拢的盟友并非那么统一。”达巍分析,欧盟近年来倡导“战略自主”,不会简单地在所有问题上都跟着美国走。在产业链方面,欧洲国家内部差别很大。美印的经济合作程度有限,印度可能更多地会在“四国联盟”平台以及安全问题上协调,以平衡中国。日本、韩国在产业链上加强与美协调或许更有意义。

  “这些国家在价值观、安全等问题上与美国比较接近,但经济上又与中国有密切关系,没有一个国家真正想选边站。”达巍直言,美国能提供给盟友的实际利益有限。

  德国总理默克尔日前在欧盟峰会后表示,尽管欧盟和美国有很多共同点,但在对华政策上不一致。欧盟的对华政策与美国并没有相似性,“这点是绝对明确的”。韩国、新加坡近日也表示不会选边站队。

  “四国联盟”难达成“统一战线”

  美国会否将“四方安全对话”打造成“亚太小北约”?达巍认为,“四国联盟”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盟友,他们并没有共同的安全条约和制度基础,“亚太小北约”只是一个不太严格的类比。“四国集团”各个成员国都有自己的“算盘”,并非协同一致,印度与其他三国间也存在明显隔阂。

  “‘四国联盟’远未结成统一战线,成员国之间的裂痕可以让中国感到安慰。”美国智库兰德公司的高级分析师蒂莫西·希思(Timothy Heath)日前接受CNN采访时说,“四国联盟”成员国可能对中国以及维护基于规则的秩序的必要性有着共同关切,但它们在如何应对中国的问题上缺乏共识。成员国对优先事项的看法存在差异,印度主要关注印度洋,而澳大利亚和日本则更关注南海。

中外学者:美国“盟友外交”为何众口难调?
美国亚洲研究所所长贝一明(Emanuel Yi Pastreich)。受访者供图

  美国亚洲研究所所长贝一明(Emanuel Yi Pastreich)对中新社记者表示,“四国联盟”内部并没有什么一致的价值观,并非为了自由、平等、民主,而是攫取利益的工具。美国要想拉拢盟友推行“价值观统一战线”是很难实现的,不过是“虚假的外衣”,各个国家内部分歧很大。

  “美国利用胁迫、威胁和压力,迫使包括其盟国在内的国家服从美国路线和利益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鲍比·图阿松认为,拜登政府幻想盟友和军事伙伴会断绝与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合作,这种施压不仅是徒劳的,而且美国并没有什么可以拿来交换。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盟友会继续保持其盟友关系,但他们自己的经济利益,包括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则更为重要。

  “拜登说‘美国将重新夺回全球领导地位’只是一种空洞的言辞,就像今天美国国内政治和经济陷入混乱一样,将受到困扰和分裂。”鲍比·图阿松表示,对于东盟国家而言,经济复苏才是优先事项。

  民主价值观不应被筑起“高墙”

  拜登正在全球筑起“自由民主”价值观的“高墙”,试图用意识形态拉拢盟友和伙伴,营造支持“自由民主”就要支持美国,捍卫“自由民主”就要对抗中国的氛围。

  拜登在《国家安全战略临时指南》引言中写道,在应对中国和俄罗斯上,所谓美国的“民主制度”是“我们最根本的优势”。

  美国国内对拜登提议召开的“全球民主峰会”产生质疑。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阿什福德(Emma Ashford)日前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如果美国国内几乎没有一个正常运作的民主制度,又怎么能传播民主或为其他国家树立榜样呢?”

  在中美“2+2”对话中,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大秀美国制度的优越感,表示美国虽然不完美,但是会开诚布公地面对自己的问题,而不会忽视或者假装这些问题不存在。

  但实际上,达巍认为,美国社会撕裂严重,自由派和保守派分裂,不同族裔之间分裂,阶层之间分裂,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枪击案频发、苛待移民、种族歧视问题非常严重。

  “种族主义问题一直是造成美国社会分裂的主要原因之一。”达巍分析,种族歧视是美国从殖民地时代开始带了几百年的伤疤,特朗普时期变得更为严重。新冠疫情以来,美国对亚裔的歧视变得更加严重。

  在贝一明看来,一般美国公民厌倦了无休止的海外战争,可惜美国政府这几年不足以代表人民了。美国的经济、意识形态都在瓦解,认为找一个敌人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鲍比·图阿松认为,美国应把更多精力放在解决国内问题上,比如政治极端主义、社会不平等、种族主义、大规模枪击案和移民问题,这才符合美国的最大利益。

  各国民主表现形式不同

  “民主价值观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表现形式。”达巍表示,中国治理模式和西方不太一样,但并不能因此说中国“不民主”,不能沿用旧思维看待21世纪的世界,搞意识形态划线。

  “民主的核心是政治参与,投票选举只是一种参与方式。”在达巍看来,中国除了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等社会主义民主制度设计,互联网发展也让民众对政治有了更多参与权。

  达巍分析,放眼全球,不管政党制度如何,执政质量都会有好有坏。美国最大问题是“否决政治”“翻烙饼”,两党互相否决,继任总统推翻前任遗产在最近二十多年非常普遍。而中国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可预期性很强。

  “中国政府在国家治理中是积极有为的,在经济、扶贫、公共卫生、社会发展等领域都取得积极成果。”达巍说,中国已摆脱了绝对贫困,让8亿人实现脱贫,占同期全球减贫人口总数的70%以上。得益于举国体制,中国有效控制住了新冠疫情,最大限度降低了病死率。人才干部选拔重视基层经验。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达13.19亿,占全球网民总规模的32.17%。数字技术、人工智能、高科技发展迅速。中国人民安居乐业,人均寿命明显提高。哈佛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民众对中国共产党的满意度高达93.1%。

  中美应建立良性“竞合关系”

  中美“2+2”会晤后,中美关系将何去何从?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3月25日在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的活动中发表视频讲话表示,美国必须与中国就新的全球秩序达成谅解,以确保稳定。

  “中美合作对世界和平发展至关重要,中美关系不应朝着对抗的道路发展下去,否则将两败俱伤。”在达巍看来,中美应建立良性“竞合关系”。未来中美竞争必然会非常激烈,特别是科技竞争,还有在中美之外的其他地带的竞争。但竞争并不影响合作,可合作议题仍有很多,如气候变化、公共卫生、宏观经济稳定等全球性议题。

  美国于4月22日至23日以视频形式举办领导人气候峰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邀出席领导人气候峰会,首次提出构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达巍认为,中美在气候问题上有广泛合作空间,颇具象征意义。拜登任命奥巴马时期的国务卿克里为美国气候问题特使,中方全程参与《巴黎协定》制定协调的解振华被任命为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中美在G20平台上也有合作。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达巍认为,中美两国应并肩合作抗击疫情,加强疫苗合作,把将疫苗分发给低收入国家,或至少承诺会将疫苗分发给这些国。

  在“后疫情时代”,中美两个大国需携手恢复经济,提振全球经济活力。“中美合作就显得更加重要。”达巍说。

  不可否认,中美经贸矛盾仍会存在。在达巍看来,经贸合作能否重回正轨,还要看拜登政府下一步举措,其外交政策仍在评估之中,但拜登政府在一定条件下有可能会改变特朗普政府加征额外关税的错误做法,其他矛盾的范围也会缩小。中美需要通过谈判减少、化解矛盾,力求共赢。

中外学者:美国“盟友外交”为何众口难调?
马来西亚新亚洲战略研究中心理事长许庆琦。受访者供图

  马来西亚新亚洲战略研究中心理事长许庆琦对中新社记者分析,中美经济不会脱钩,长远来讲,美国对中国经济的依赖要多于中国对美国的依赖,中国40多年来建立了非常完整有效的产业链,没有其他国家可以复制和替代。美国经济复苏需要中国庞大的市场和中国产业链。

  鲍比·图阿松认为,拜登政府应该欢迎中国发出的加强合作、减少竞争的信号(特别是在气候变化、抗击全球疫情和经济复苏方面),并开始关注国际社会的要求和愿望——和平稳定、不干涉、和平解决争端、消除南海台海等紧张局势的根源,这有助于增加美中建立建设性双边关系的机会。

  鲍比·图阿松表示,中美应尽一切努力防止进一步对抗的情况发生。“冷战式”的对抗将没有赢家,冲突和灾难的风险可能意味着世界末日。美国是紧张局势和冲突的根源,美国应该做更多工作。(完)

【编辑:于晓】

文章标题: 中外学者:美国“盟友外交”为何众口难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