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呼吁关注青少年网络文明,行业主管部门和网站这样做

  政协委员呼吁关注青少年网络文明,行业主管部门和网站这样做

政协委员呼吁关注青少年网络文明,行业主管部门和网站这样做

座谈会现场 澎湃新闻记者 巩汉语 摄

  当下青少年面临何种网络环境?“青少年模式”保护力度有多大?如何引导青少年文明使用网络?

  在今年的上海“两会”上,8位市政协委员联名递交了一份《关于加强青少年网络文明监管的建议》。他们认为,青少年处在一生中学习成长的黄金时期,易受网络影响,但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网络乱象层出不穷,建议职能部门加强监管、网站文明办网。

  4月23日下午,针对上述提案,市政协提案委会同提案主办单位市委网信办、市文明办组织相关政协委员对上海部分重点网站开展调研,并举行集体座谈。政协委员先后对即刻和哔哩哔哩开展现场调研,了解网站平台对青少年网络保护的举措。座谈会上,哔哩哔哩、喜马拉雅、阅文集团、趣头条、小红书和纳米盒等运营企业内容管理负责人介绍工作情况。

  “对一线教育工作者而言,青少年网络使用是我们在日常工作中发现,值得重视的方面。”市政协委员、同济大学附属存志学校、上海市十五中学校长徐翔提到,“我们期待政府在如何监管青少年网络文明和网站平台如何做好自我监控方面达成共识,希望家庭、学校、社会、政府共同努力,让青少年发展得更好。”市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中学副校长、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中学嘉定分校常务副校长曹建华则指出,除了需加强对不良内容的监管,各网络平台应开发更多知识类、兴趣类课程,为青少年提供更多优质内容。

  “对于政协委员的建议,我们全部接受”,市委网信办、市文明办在会上接连表态。

  与此同时,各大网站也纷纷“爆料”:阅文集团2020年审核筛除不良作品超40万部;趣头条日均处理低俗暴力内容700余篇;1亿人在B站观看学习内容….。。各界多举措、齐发力为青少年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

  政协委员:“网络毒药”不断,“青少年模式”需升级

  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9.4亿,互联网普及率达67%,以职业划分,学生占比最多,达23.7%。而从年龄来看,19岁以下网民占18.3%,为1.72亿人。

  前述提案指出,当今社会,青少年已经成为网络参与者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如何保障青少年网络文明方面,仍然存在部分流量平台和网站审核机制不完善、“青少年模式”不健全、青少年缺乏自护意识与正确引导等问题。

  审核机制方面,部分网络平台为了提升点击率、关注率等利益,不断传播炫富、恶搞、仇富、好逸恶劳、侮辱先烈等内容低俗、三观不正等内容,成为“网络毒药”。从网络文明监管上来说,应加强对平台审核机制的监管,明确审核功能。

  “青少年模式”方面,“青少年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引导家长和青少年更好地观看适合自己的资源。但不可否认,随着社会文化生活的快速发展,不少平台的“青少年模式”未长久更新或者升级,不能动态满足社会发展需要。

  此外,青少年上网缺少自护意识,加强正确的网络文明引导非常重要。

  针对上述现象,提案认为,青少年,特别是中小学生,处在一生学习的黄金时期,易受到网络影响,网络文明监管的意义重大,但力度尚待加强。

  提案建议,政府应督促平台建立较为完善的审核机制;网络平台应建立网络文明责任人制度,做好网络资源和信息的自身监管,对不良信息进行选择和过滤;设立“青少年网络文明日”,引导青少年正确选择和文明使用网络资源。

  持续加大对“黑界”“祖安文化”的治理

  座谈会上,上海市委网信办和上海市文明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政协委员的建议,我们全部接受,并将积极落实到实际工作中。

  澎湃新闻记者从座谈会上获悉,在信息治理方面,上海市委网信办聚焦音视频、网络游戏、网络直播等对青少年影响较大的网络平台,会同市“扫黄打非”办、市教委等部门,指导企业完善信息内容审核措施,全面拦截清理涉色情低俗、血腥暴力等有害内容;开展教育学习类APP集中整治,对运营主体进行法律法规政策指导,下架一批违规严重的APP;严厉打击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网络乱象和违规网站,持续加大对“黑界”“祖安文化”等涉及青少年不良网络社交行为的治理力度。

  值得一提的是,市委网信办会同市“扫黄打非”办、市教委、市文明办、市高院、市检察院等多部门形成专项工作协调机制,在防范未成年人犯罪、打击侵害青少年违法行为、加强青少年普法教育和网络素养等方面,开展信息通报、线索移交、资源共享和协同管理等合作。

  上海市文明办在青少年网络保护上同样不遗余力。上海市文明办相关负责人介绍,市文明办开展对中小学生的网络文明教育,协调教委、妇联、共青团等部门,建立学校、家庭齐抓共管的机制,引导学生正确使用互联网和手机。

  在网站内容和发展管理方面,市文明办优化丰富未成年人网络文化产品供给,鼓励和支持优秀网络文化产品的创作与传播,支持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发展的网站和应用程序的建设。

  下一步,市委网信办将按照“一类一策”“一站一策”原则精准管理,让网站平台明确青少年信息治理的“底线”“红线”,推动建设健康、文明、清朗的网络空间。

  网站平台:广泛上线“青少年模式”,加强正能量内容供给

  “青少年模式”是此次座谈会提及的重要议题。

  上海市委网信办表示,将重点推动音视频、网络文学网站和社交平台建立青少年专属内容池,逐步上线和完善“青少年模式”,关闭充值打赏等功能。目前哔哩哔哩、喜马拉雅、蜻蜓、土豆等多家音视频网站均已上线“青少年模式”,不断加强正能量内容供给。

  趣头条党委副书记、副总裁金真在会上透露,为完善审核机制,趣头条党委成立“未成年人内容保护党员突击队”,不断净化内容,日均处理影响青少年健康的低俗、暴力内容近700篇。自2021年以来,趣头条共查处的发布低俗、软色情、封建迷信等潜在造成未成年人危害的作者,共计217位。

  在产品技术上,趣头条创新开发了“绿色守护系统”,建立青少年健康内容的绿色屏障,其旗下的网络文学“米读小说”平台也上线了“青少年模式”,推出适宜青少年阅读的优质文学。

  作为95%以上用户均为青少年的平台,即刻APP以技术和运营为双抓手,力争将整个平台打造成青少年友好的网络空间。在产品设计上,首次加入“青少年登录设备”加“绑定监护人手机”的1+1模式,在技术层面则通过大数据分析和机器学习找出潜在的未成年用户,并定向推送导向积极的内容。

  在小红书平台的“青少年模式”下,用户禁用“直播”“关注”“搜索”“评论”“分享”“发布”“收藏”等功能,只保留“浏览”“点赞”“不喜欢”“举报”“拉黑”功能,从技术层面实现“纯看”和“清屏”。同时,平台商城、私信及个人主页均不显示内容,关闭钱包充值,用户无法进入商城消费、私信聊天以及发布笔记内容。故青少年用户无法进行打赏。

  此外,在小红书开启“青少年模式”后,晚上10点至早上6点无法使用,每天使用时长累计不超过40分钟,且无法轻易延长使用时限,需输入密码。

  喜马拉雅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平台自2018年12月起上线了青少年保护模式,这种模式下,青少年无法在平台发起直播,无法消费喜钻、不能看小说(电子书)等。平台还实施建立青少年专属内容池、限制社交功能等举措,加强对青少年的涉网内容管控。截至2020年,使用过该平台青少年模式的用户数达112万,其中34万为活跃用户。

  哔哩哔哩负责人表示,B站在2018年3月就启动了“青少年保护计划”,针对未成年人用专门的策略进行内容展示和社区权限设置。值得一提的是,据统计,2020年超1亿人在B站观看学习内容。

  阅文集团、纳米盒等也在座谈会上表示,均已上线“青少年模式”。其中,阅文集团透露,该平台2020年有超过40万部不良作品被筛除,对于不太适合青少年的元素,比如传统的主角自杀开局等,“已基本退出(平台)”。

  会后,市政协委员、同济大学附属存志学校校长徐翔表示:“此次调研、座谈会的形式比较好,让政协委员与关注青少年网络安全的人跟网络提供商有了进一步接触,有利于了解行业在日常监管与自律方面所做的工作,整体而言,这种机制有助于推动网络文明建设以及对未成年人的网络保护。”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记者 巩汉语

【编辑:岳川】

文章标题: 政协委员呼吁关注青少年网络文明,行业主管部门和网站这样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