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逐外交官俄美斗法愈演愈烈

  互逐外交官俄美斗法愈演愈烈

  □ 本报驻俄罗斯记者 张春友

  俄罗斯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近期外交冲突升级,双方你来我往,不仅展开“外交驱逐战”,而且制裁与反制裁也愈演愈烈。分析人士指出,俄美关系短期内难以改善,双方间的斗法将会在未来数年中以各种不同形式展现,且会更加激烈。

  “驱逐战”打响

  4月15日,美国以俄罗斯干涉美大选、对美实施网络攻击为由,对俄实施制裁并驱逐10名俄罗斯外交人员。与此同时,波兰、捷克、乌克兰也相继加入“对俄攻势”。波兰外交部15日宣布驱逐3名俄罗斯外交人员,捷克17日宣布驱逐18名俄罗斯外交官,乌克兰17日也宣布驱逐1名俄罗斯外交官。

  一场“外交驱逐战”由此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与俄罗斯之间打响。

  作为反制措施,俄罗斯分别驱逐了5名波兰外交官、20名捷克外交官、1名乌克兰外交官。

  4月21日,俄罗斯外交部召见美国驻俄大使馆副馆长巴特·戈尔曼,将美国驻俄大使馆的10名工作人员列为不受欢迎的人。这10名工作人员必须在5月21日24时前离开俄罗斯。

  此间舆论还关注到,在这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与俄罗斯展开的“外交驱逐战”中,捷克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人数比波兰、乌克兰都要多。4月21日,捷克政府还对俄罗斯发出所谓“最后通牒”,称俄方若不能在一天内允许所有被驱逐的捷克外交官返回捷克驻俄大使馆工作,捷方可能驱逐更多俄罗斯外交官。

  不仅如此,捷克方面此前还曾威胁要收回俄罗斯驻捷克大使馆所在的土地。在此之前,捷克方面还要求俄罗斯“对2014年捷克军火库爆炸事件进行赔偿”,并禁止俄参与捷克境内的重要项目。

  对于捷克方面的上述举措,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分析认为:“美国是捷克驱逐俄罗斯外交官事件的幕后指使,捷克为了讨好美国而作出的努力超过了所有人,布拉格沉迷于破坏俄捷双边关系,置国家利益于不顾。”

  对于捷克乃至欧盟可能继续作出的对俄制裁或者驱逐俄外交官的行动,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20日表示,如果欧盟和北约成员国加入到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行列,此举将导致俄罗斯与西方外交关系出现严重裂痕,而俄罗斯的回应将是“对等和及时的”。

  4月21日,俄总统普京在发表国情咨文时也警告西方勿越红线,否则俄方将采取坚决的回应措施。

  采取对等制裁

  除了展开“外交驱逐战”外,俄罗斯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间的制裁与反制裁近日也愈演愈烈。

  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米哈伊尔·舍列梅特就此指出,西方国家正企图从多方面孤立俄罗斯,“美国启动了从信息、经济、政治、外交方面孤立俄罗斯的机制,由此引发了新的制裁、驱逐我国外交官等行动”。

  4月13日,俄美首脑曾进行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的第二次通话。就在外界认为双方元首有可能会晤甚至俄美对立关系可能出现松动的情况下,拜登政府在通话后的第三天再次对俄发起制裁,其西方盟友也纷纷跟进,俄被迫采取了对等反制措施。

  15日,拜登签署命令对俄罗斯“有害外国行为”发起制裁。新一轮制裁包括美财政部禁止美国金融机构参与俄罗斯一系列债券及基金投资;对6家俄罗斯科技公司采取行动;宣布制裁32个被指“实施俄罗斯政府的意图,企图影响美国2020年大选、散播虚假信息及干涉美国内政”的实体及个人;美国与欧盟、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合作,制裁与克里米亚事件相关的8个俄罗斯实体及个人。

  美方的制裁一方面引发盟国的“跟风”,英国、波兰、乌克兰及捷克等国迅速表示支持,另一方面也招致俄罗斯的不满及对等反击。

  俄外交部16日发表反制声明,内容包括:对美国大使馆通过美国国务院派出短期借调人员确保外交使团运作的做法加以限制;严格遵照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和俄罗斯劳动法等法律,完全禁止美国外交使团雇佣俄罗斯和第三国公民作为行政和技术员工;鉴于美国外交人员系统性地在俄联邦领土违反旅行规则,终止1992年签署的俄美关于开放陆地的谅解备忘录;禁止由美国国务院和其他美国政府机构控制的美国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在俄罗斯开展活动;当前紧张局势使得两国大使“客观需要留在各自的首都”,研判局势、开展磋商。

  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后,俄美围绕制裁与反制裁的斗法已经不胜枚举,但此次的交锋无疑是最激烈的一次。

  斗法何时能休

  此间舆论分析认为,未来两周俄罗斯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间的外交矛盾或将进一步升级。尤其是欧盟正式作出支持捷克的决定后,预计将有更多的国家加入驱逐俄外交官的行列。

  然而,正如俄罗斯当前所采取的反制措施一样,这些损害俄罗斯利益的行为必然招致俄方对等报复。

  解铃还须系铃人。分析人士指出,上述斗法何时能休,还要看俄美关系的未来走向。

  长期以来,俄方对改善俄美关系还是持积极态度的。此间分析人士认为,俄美元首已经口头达成将今年2月已经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长5年的协议,但如果能在两国元首会晤时正式签署,也将为国际社会释放俄美关系改善的一些积极信号。有俄媒分析认为,今年夏天俄美两国元首在第三国举行会晤的可能性较大。而本月16日,芬兰、奥地利纷纷表示愿意作为第三国举行俄美领导人会谈。

  但同时需要看到,当前的制裁与“外交驱逐战”是由拜登政府发起的,而且系其对俄遏制政策的一个重要步骤。即便俄美领导人今夏实现会晤,也不足以改变俄美关系现状或影响拜登政府对俄政策走向。因此,在可预见的俄罗斯2024年总统大选周期内,俄美斗法仍将接连不断地上演。

【编辑:叶攀】

文章标题: 互逐外交官俄美斗法愈演愈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