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全勇先:从《悬崖》到《悬崖之上》

  人物

  编剧全勇先:从《悬崖》到《悬崖之上》

  “《悬崖之上》保留了《悬崖》里面的人物关系,同时又编织了全新的故事,应该说是《悬崖》的前传。”对编剧全勇先来说,电影《悬崖之上》的创作过程,是一次弥补遗憾的过程。

  9年前在谍战剧《悬崖》的最后一集,张嘉益饰演的男一号中共谍报人员周乙和女儿莎莎伤感诀别后,在漫天风雪中被敌人枪杀,英勇地倒在了黎明之前。这个结局成了很多观众心中的痛,直到今天都无法接受,尤其是最后的画面里周乙身中3枪,双手扶墙,慢慢倒地,这样的牺牲看起来并不壮烈。

  就连编剧全勇先也对周乙的死“感到万分遗憾”。全勇先曾写下很长一段文字来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为“开年大戏,只能把一个残缺的故事呈现在观众面前”而道歉,直言《悬崖》是个“根本就没说完的故事”,认为“周乙死得太窝囊了,太不值了”。

  既然英雄已死,不能复活,那为什么时间不可以倒流,把故事往前讲?

  电影《悬崖之上》背景设置在20世纪30年代的哈尔滨,讲述为保护“日本展开反人类实验”的人证,4位曾在苏联接受特训的中共谍报人员组成小队,回国执行代号为“乌特拉”的秘密行动。由于叛徒出卖,他们从跳伞降落的第一刻起,就已置身于敌人布下的罗网之中,而一项更严峻的任务已经摆在周乙的面前……

  从《悬崖》到《悬崖之上》,中共谍报人员周乙由张嘉益变成了于和伟,特务头子高彬由程煜变成了倪大红,不变的是,两人表面上看起来是配合默契的上下级关系,暗地里依旧是波涛汹涌。老辣阴险的高彬生性多疑,每时每刻都在给周乙设计试探,巧妙应对一场又一场考试就成了周乙的生活日常。

  全勇先出生在黑龙江,对那个年代发生在那片黑土地上的故事特别着迷,翻阅了大量有关东北抗联时期、东北14年抗战的历史资料之后,太多的感人故事对全勇先触动很大,它们似乎正在被今天的人们慢慢遗忘,反映这类题材的影视作品也不多。一个契机,给全勇先提供了把“悬崖”故事讲下去的机会。

  那是发生在中马城的一次人质脱逃事件。当时日本人把用来做细菌实验的中国人圈在一个叫中马城的地方,后来发生了一次成功的越狱,逃出来十几个人,日本人围追堵截,把大部分人都抓住处死了,只有一个人幸存下来,这就是《悬崖之上》中“乌特拉”秘密行动护送的对象。

  以这个史实为背景,全勇先让周乙“复活”了。

  当年在全勇先看来“虎头蛇尾”的大结局,并没有影响到《悬崖》对各大奖项和观众口碑的一路收割。豆瓣上,《悬崖》现在的评分是8.4,张嘉益、宋佳两位主演一直火到现在。《悬崖》在2012年横扫白玉兰奖、金鹰奖等多个奖项,和《潜伏》《黎明之前》等,至今仍是观众心中的谍战剧经典。而张艺谋的首部谍战片,也盯上了“悬崖”。

  2020年5月19日,全勇先发文透露《悬崖之上》杀青,他写道:“今天是《悬崖之上》杀青的日子,也是我刚刚获得自由的日子。这部电影拍了159天,张导带领全体剧组人员经历两次14天的隔离,真是历尽千辛万苦。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拍照留念。”

  谈到这次和张艺谋的合作,全勇先总结,电视剧《悬崖》可以说是编剧的艺术,电影《悬崖之上》却更像导演的艺术,“我剧本写了两稿就给他了,怎么视觉化、怎么用视听语言阐述这个故事,是导演要表达的东西。”全勇先说,张艺谋导演首先是个视觉大师,所以在整个故事表达上,他的视听语言是一流的,“影片中还原老哈尔滨的街景,当时人物的服饰、家居摆设都非常考究、非常真实”。

  给全勇先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张艺谋拍戏的认真劲儿。一次他去剧组探班,当时为了拍一个空镜头足足等了一两个小时,张艺谋和大家一起等大风过来,还亲自爬到架子上,“当时真的很担心,他也是年近70的老人了”。

  《悬崖之上》里一水儿的老戏骨,都是摸爬滚打历练出来的。张译、于和伟、秦海璐、朱亚文、倪大红、李乃文、雷佳音的演员阵容,不仅让人感受到十足的“谍战气息”,也展现出了血雨腥风年代英烈们的儿女情长、骨肉情深,“片中寻找失散孩子的故事虽然篇幅不多,却是催人泪下”。

  影片中,众戏骨以不同姿态林立出场,呈现雪掩杀机下的群像对决。这其中,有为信仰奔走的坚定、甘愿牺牲的勇敢、保全自我的叛变等等,正邪两方阵营斗智交锋,在敌我难辨相互猜忌的过程中,其背后的人性博弈也逐渐浮显,这是导演张艺谋在谍战背后想要探讨的核心主题。

  “我写谍战戏最关注的是人,人物是最有魅力的。”全勇先常常把人物关系放在谍战氛围里去表现。“如果观众对这个人物建立了兴趣,建立了情感,这个人物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牵动观众的情绪。”

  全勇先说,《悬崖之上》和普通的谍战片还有一些区别,除了敌我阵营的明暗交锋,电影对人的复杂性、人在极端情况下的反应、绝境之中的遭遇等都有较深的刻画。而且电影中人物较多,这也无疑为剧本创作增加了难度。

  “那个年代的英烈跟我们现在想象的有很大不同,比如赵一曼,富裕人家出生,受过高等教育,但为了信仰,她放弃了优越的生活,钻进冰天雪地的深山老林里进行艰苦卓绝的战斗。”全勇先说,冷云、赵尚志也一样并不是生活贫苦,但为了民族尊严和自己的理想,他们付出了很多甚至生命,“影片里我要尽量去还原那个时代,还原那群人”。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吴晓东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朱延静】

文章标题: 编剧全勇先:从《悬崖》到《悬崖之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