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天临“害惨”毕业生?媒体:别让查重“害惨”论文

  翟天临“害惨”毕业生?别让查重“害惨”论文

  裱糊一篇“不重复”的论文,只为了应付毕业,又能给校园生活画上怎样的句点?

  2019年,演员翟天临学术不端事件,戳破论文裱糊匠的画皮。有网友拿其公开发表的论文上网“查重”,发现论文文字复制比达40.3%。当年毕业季,各大高校严查论文重复率,翟天临“害惨”830万毕业生的话题登上热搜。

  两年时间过去,又到毕业季。眼下,论文查重又是怎样一番景象?媒体调查发现,查重俨然变成坐地起价的生意,价格涨势凶猛,学生变成待宰肥羊。在某电商平台搜索,硕博学位论文查重,售价普遍在500元左右,最贵甚至卖到1800元。还有商家提供有偿“降重”服务,助学生顺利通过学校的审核。

  不容否认,论文查重的初衷,是严惩学术不端,对剽窃、侵占他人智力成果行为“零容忍”,维护教育与学术的尊严。然而,本该是净化学术生态的利器,怎么屠龙不成反变恶龙?好事是怎么办坏的?

  毕业生苦论文查重久已,槽点主要在判定重复标准过于“机械”——文史哲论文写作难免要引用原著观点,还有网友表示论文中药剂、厂家、公式、仪器都会被认为是“重复”,有人为了应对查重,把“无水乙醇”改成了“百分之百的酒精”。

  如果判断毕业论文好坏,不在乎是否认真调研、独立思考,不在乎是否有独到见解,对社会有所启发,只在乎“重不重”,就很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为了对抗僵化标准,论文创作可能会变成另类“洗稿大赛”。一些投机取巧者,找到了查重系统的漏洞,利用关键词同义替换、变换句式、段落分割、语义转述、删减重复部分和英汉互译等手段,反而变成“论文写作成功学大师”。

  前段时间,一篇可谓是史上“最硬核”的论文,对找回学术研究的初心有所镜鉴。开篇就是一句霸气的“本文不必参考任何文献”,网友看见论文作者是钱伟长先生后,评论区纷纷表示“失敬”“力学宗师泰斗,人家都是参考他”。

  在瀚如烟海的论文中,这样的论文之所以浮出水面,在于其独特性和原创性,代表了作者独立思考、潜心研究的实力。当然,对本硕毕业生而言,多数人尚处在知识积累阶段,要求其写出“不参考任何文献”的论文,确实是勉为其难,但是裱糊一篇“不重复”的论文,只为了应付毕业,又能给校园生活画上怎样的句点?

  还有一点更为关键,一些高校在评审学位论文时过分依赖技术手段,有“懒政”之嫌,只要论文查重能过关,一些明显是“洗稿”拼凑的文章,一些教师可能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久而久之,论文成了学生毕业前穿上的“皇帝新衣”。

  毕业论文,不只为了毕业,更是见证学习成果,对校园生活最好的答卷。最终研判一篇论文是否合格,应设定更为合理的标准,避免过于单一的评价标准遮盖了一切。与此同时,论文查重乱象,也不能成为无人监管的宰客生意。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白晶晶

【编辑:陈海峰】

文章标题: 翟天临“害惨”毕业生?媒体:别让查重“害惨”论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