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亿人怎么吃,才能避免营养不良与过剩的双重负担?

  本周是全民营养周,根据最新的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乡村人口超过5亿,谈营养,不能只谈人口占比更大的城市人群,更要关注乡村人口的营养健康问题。学生营养问题经过这么多年的干预,是否有经验值得总结?对这些收入相对较低、社会地位较为弱势的群体的营养健康研究,又能给我们下一步全民营养干预决策带来什么启示?

  群体“转型”中的营养新问题:

  营养“双重”负担

  12岁的卓嘎吉,住在长江源村。长江源村是2004年响应国家三江源生态保护政策,从世界海拔最高游牧乡镇唐古拉山镇搬迁而建的新村。2018年,格尔木卫健委邀请彭雯团队,对像卓嘎吉家这样,放弃高海拔游牧生活下迁这里定居,正经历快速城镇化的1000余名成人和500多名孩子,进行营养流行病学调查,用彭雯的话说,这样的入户调查不计其数。

14亿人怎么吃,才能避免营养不良与过剩的双重负担?

△卓嘎吉就读的学校

  青海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系副教授 青海省营养学会理事长 彭雯:原来在高海拔牧区生活的时候,肉的烹饪是不加盐的,奶制品也没有加盐,糌粑也没有。那喝茶其实是盐几乎是唯一一个摄入方式,当然你换到了城镇的环境当中,现在炒菜也放盐,日常很多的工业化食品含盐量也很高。这种习惯维持下来,可能就会对健康产生不太好的影响。

14亿人怎么吃,才能避免营养不良与过剩的双重负担?

△才仁多加高血压,但依然每天喝很多咸味奶茶。

  彭雯发现,像才仁多加这样的成人在这里多患高血压,还普遍超重、慢病高发,这源于定居后的生活水平提高,食物富余,但传统饮食习惯依然保持,体力活动还明显减少。

14亿人怎么吃,才能避免营养不良与过剩的双重负担?

  △彭雯用盐度计向才仁多加说明,他喝的奶茶盐度很高。她调研得知,卓嘎吉和同学每天摄入含糖饮料也很多。

  青海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系副教授 青海省营养学会理事长 彭雯:从高海拔的牧区,搬迁定居到城镇里面之后,其实食物可供选择的范围多了,是给营养均衡及时提供条件的;但是另一方面,城镇化或者西方化的饮食习惯影响,又在逐渐地渗透到当地人的生活当中。含糖饮料 、方便面、其它的油炸的膨化食品等等,居民们,主要是小孩子们却很爱吃。这里学校的小孩子可能个头比较矮小,生长发育有一些和内地相比比较慢,可能存在某种程度的营养不良问题。还有一部分已经在出现超重肥胖的问题,所以在孩子身上,其实已经出现了营养不良和营养过剩同时存在的营养双重负担的现象。

  青海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系副教授 青海省营养学会理事长 彭雯:其实我从出生,到成长到求学都是在江苏。当年因为一个机缘巧合,来青海当地做志愿者。去走访了一些家庭、一些学校,当时就有一个感觉,就觉得当地的小孩子和内地的孩子相比,长得比较瘦小。那个时候其实也是很年轻,也有一些理想主义,希望能够为当地医疗卫生做一点什么事情。

  留学博士,家乡工作,再辞掉优渥的工作,彭雯在亲朋好友劝阻下,毅然融入到青海公共卫生营养事业,密切关注着当地孩子们的营养健康。

  彭雯介绍,一些国家的游牧民族,同样存在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型期,根据多哈理论,从妈妈怀孕到孩子出生后2岁,这个时期的营养和环境暴露对后期体格智力发育、学龄期、成年后的工作能力以及慢性病的发生,都产生着非常重要的影响,预防关口显然要前移。

14亿人怎么吃,才能避免营养不良与过剩的双重负担?

  △卓嘎吉同学巴扬家,控盐相对较好,但盐度依然较高。彭雯送给巴扬妈妈一个控盐勺,教她怎么通过这个小勺子控盐。

  巴扬爸爸血压高,不久前还摔了跤,因为超重,腰伤也重。彭雯强调,目前农村和欠发达地区人群,肥胖和慢性病的增长速率已超过城镇和经济发达地区,而正在转型中的地区则要抓住转型窗口期。

  青海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系副教授 青海省营养学会理事长 彭雯:我们现在其实也是正在处于一个,脱贫攻坚全面完成,进入到乡村振兴这么一个历史新阶段。这个关键的窗口期,第一它很重要,第二它是一个机会,如果在这个点,将一些干预工作,能够切实在人群当中去做起来,那我相信,我们是可以塑造一个成功的,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一个疾病防控典型案例。

  十几年前,西部贫困地区的小学生吃黄豆蒸饭的画面,曾刺痛国人,国家也在2011年推出了“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为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的中小学生,每人每天提供营养膳食补助3块钱。三年后,这一补贴标准涨了一块钱。到今年,这个计划已经实施了整整十年,计划实施的情况怎样?每人4块钱的补贴标准,能让孩子们吃饱、吃好吗?

  “校园午餐计划” 十年:

  补贴四块钱还够用吗?

  5月18日,在广西都安县的三只羊小学,孩子们正在排队等待午餐。两菜一汤,还有热气腾腾的大米饭,这样的校园餐配置,让前来调研学生营养状况的专家们比较欣慰。

14亿人怎么吃,才能避免营养不良与过剩的双重负担?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 卢迈:营养餐是两菜一汤,菜里边有肉 、木耳、豆腐,另外它的汤里有鸡蛋,有紫菜,应该说能够满足学生的基本需要,当然这部分数据我们还需要再分析,但是就看这个菜和菜的口味来讲,都还是不错的。

14亿人怎么吃,才能避免营养不良与过剩的双重负担?

  对于都安县校园餐发生的变化,74岁的卢迈很有发言权。早在十多年前,他和基金会的专家们就曾来此调研,那时候,住校的孩子们只能从家里自带大米和黄豆,再加一点提前炒好的猪油,顿顿是一成不变的黄豆蒸饭。

  当年这些让人心疼的场景,促使卢迈等专家向国务院提交了“国家儿童营养改善战略”的政策建议。2011年10月,国务院“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正式实施,以贫困地区和经济困难学生为重点,中央财政为2300万学生每人每天提供营养补助3元。十年过后,重访三只羊小学,卢迈发现,计划实施的效果显著,学校有了新校舍、新食堂,孩子的身体素质和精神状态也得到了提高。

  据卢迈介绍,“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十年来在全国的实施情况,仍然有待基金会进一步调研和评估,但一些数据已经能部分说明其实施效果,中国疾控中心去年的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营养改善计划试点地区男、女生各年龄段平均身高比2012年分别提高1.54厘米和1.69厘米,高于全国农村学生平均增长速度。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 卢迈:这个计划,它明显改善了我们国家农村儿童的身体状况。我们国家西南地区学生身材矮小,有人认为这是基因的因素,这是不准确的。这个营养计划改变了我们西南地区学生的身高。我们可以期待这一次评估以后,我们可以看到这方面身材矮小和身材偏矮的比例会进一步下降,将来西南地区或者我们农村贫困地区,儿童身材矮小将会成为历史,我们国家劳动力的素质会进一步提升。

  在与学校和县领导的座谈中,卢迈发现,经费紧张依然制约着营养餐的提升。都安县是曾是广西贫困程度最深的贫困县,直到去年底才退出贫困县序列,财政压力依旧较大。而中央财政提供的营养补助标准,尽管在2014年从每人每天3元提高到4元,但如今的4块钱能让孩子们吃饱,但可能很难吃好。

14亿人怎么吃,才能避免营养不良与过剩的双重负担?

  卢迈希望通过调研,论证把营养补助标准由4元提高到5元的必要性。而另一方面,目前“营养改善计划”仅覆盖义务教育阶段,卢迈呼吁,0-6岁的儿童处于生长发育的关键阶段,学前儿童的营养状况同样应该受到政策的关照。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 卢迈:有些地方小学里边就设有幼儿园,而幼儿园的孩子看着哥哥姐姐吃饭,而他们只能放学回家自己去吃饭。贵州省政府鉴于这种情况,决定自己每年拿出几千万来,给设在小学的幼儿园的孩子也能进行学生营养改善的补助,但是这项工作应该由中央的财政来统一负担起来。

  越来越多的科学研究证明,很多人患上慢性病甚至癌症,都与他们的饮食习惯有关。比如,长期吃油炸、含糖量高或者特别咸的食物,就容易得高血压、糖尿病;长期营养不良的话,又会出现贫血,缺钙,免疫力低下等情况。人体就像一辆设计精密的汽车,吃多了或者没吃够,都相当于加错了油,慢慢就要出故障。而营养均衡的饮食,就像一直在给人体做保养,不但能有效预防疾病,甚至在一些疾病早期,通过合理调整,还能起到逆转病情的作用。这样重要的营养均衡,生活中我们该如何实现呢?

  健康不靠厨师

  靠营养师

  由于在定期普查中发现了血压异常,从周一开始,才仁多加被村卫生院要求,连着三天过去监测血压。虽然已经吃了两天药,但与前一天相比,血压竟然没有一丁点儿变化。高压180,低压102,还是比较危险。

  唐古拉山镇卫生院主治医师 南郎才让:他刚才说了,有的时候看电视剧,一下子熬夜熬到半夜两点,这样下来,再加上我们少数民族饮食,本来就是油腻的那种饭,喝茶又浓得很,再加上他抽烟,这些都会引起高血压药物不起效果,今天开始给他两种药吃上。

14亿人怎么吃,才能避免营养不良与过剩的双重负担?

  在当地,像才仁多加这种,单纯依靠药物已经很难取得治疗效果的患者并不少见。医生会反复跟他们强调,不改变饮食结构,不减盐减油控糖,健康也就无从谈起。这个位于长江源头的村卫生院,承担着附近128户,1760多人的健康管理。尽管地广人稀,交通不便,但每个村民都被单独建了档,并按照疾病分为17个病种,每一种都有对应的营养建议。

  格尔木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 潘卫忠:以前我是医院的临床医生,现在走到卫健委的行政岗位。在医院的时候,看到这种慢性病导致的最后发展为危重症病人以后,生活质量是很低的,医疗费用也会增加。经过提倡健康生活的方式改变,提前预防,提前介入,可以降低慢性病的发病率。但是这个过程,我觉得可能还是比较漫长的。

  尽管格尔木由于少数民族饮食和高原的特殊环境,居民的营养构成会呈现一些特殊性,但其通过调整饮食,预防疾病的思路,在世界范围内却是公认的。目前,在经济稍微发达的城市和地区,营养不良早已不是问题,营养过剩才更为令人担忧。烧烤、火锅、炸鸡、奶茶,每一样备受欢迎的食品背后,都能找到高油、高糖、高盐的影子。当大快朵颐之后,卡路里无处燃烧,肥胖就不可避免。它已经成为最隐匿的“杀手”。

  杨月欣表示,避免肥胖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计算好每天能够摄入的热量究竟有多少。我们应该在这个范围内,尽可能丰富多样地搭配,并且优先选择富含蛋白质和蔬菜纤维的食物。最粗略的比例是,配餐时参照这个类似太极型的盘子主食、蔬菜,各占大四分之一;肉蛋、水果,各占小四分之一。

14亿人怎么吃,才能避免营养不良与过剩的双重负担?

  中国营养学会理事长 杨月欣:我们国家2007年才加入的公共营养师,还有临床营养技师职业的缺乏,就把我们营养学的观念发展就变得缓慢。因为大家不能够在日常的生活当中找到他们,我认为营养学不可以只当作科普来教育的,更加应该做的就是职业的发展。比方说我们到了医院,你应该去看营养科的医生,让他们首先对你的疾病的状态和膳食如何管理,开出营养处方,然后才是药物的治疗。这样我觉得是对患者和对我们的经济的减少医疗开支都是有很大帮助。

  两年前,国务院发布的健康中国行动意见中,就已经明确写明,未来实现每1万人配备1名营养指导员。但目前,我国国家级的注册营养师仍不足一万人。在杨月欣看来,这方面还需要政府加大资金和人才的投入,并进一步向欠发达地区倾斜,在托儿所、学校、养老院、餐厅、县城里的医院,都应该配备专职或兼职的营养师。

  有时,健康难以自由把控,无论物质丰富或匮乏,都有可能带来营养健康问题,不少人还是信息不对称的受害者,而即便懂得再多的健康知识,很多时候也难抵不健康营养摄入的诱惑。从这一点上来说,健康又仰赖于个体和社会主动而科学地进行营养干预,将营养健康问题在更前端解决。未来,只有用预防的思维武装头脑,才有可能让我们拥有健康的体魄和心灵。

【编辑:周驰】

文章标题: 14亿人怎么吃,才能避免营养不良与过剩的双重负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