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逃的第三只豹子去哪了?杭州民间搜救队寻豹记

  “偷跑上山的鸭子都找到了,却还是搜不到第三只豹子”

  杭州民间搜救队寻豹记

  6月5日,距离杭州野生动物世界3只准成年豹子的出逃,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半月时间。

  杭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费跃忠5月1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称,该局已对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犯罪的杭州市野生动物世界的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张某全及相关责任人员共5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此前已有2只豹子被成功追回,然而直到现在,第3只豹子却仍旧寻不见踪迹。

  “我们现在搜的这片区域,是真的没了(指豹子),队员们确实已经很尽力了,如果它仍在这座山上,哪怕是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以现在这种搜寻的细致度,我们也早闻到尸体散发的气味了。”富阳先锋应急救援队执行大队长占梁说。寻豹工作已陷入胶着。

  任务

  24小时制执行巡山

  有队员中暑、踩到蛇

  6月5日,在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旁边的一处宾馆内,记者见到了集结在这里备勤的富阳先锋应急救援队队员们。队长占梁说,最近搜救任务指挥部暂时不安排队员上山搜寻,一来是最近的雨水多,会冲刷掉之前搜索区里的旧脚印,便于留下新的脚印;二来过于频繁的人流也许会使得豹子藏起来,更不易被找到。他们近期在山下备勤,以便过段时间后再上山查看是否有新留下的动物足印等线索。

  占梁告诉记者,在执行这次任务前,指挥部给他们做了简单的培训,以了解豹子的生活习性和粪便、脚印特点。他们此前执行的巡山任务是24小时制:执行任务当天,早上8点在动物世界门口报到集合,然后出发进山搜索,主要搜寻内容是分辨动物的脚印和粪便;搜索队伍分为白班和晚班两队,晚班是从下午4点至深夜11点。

  搜索区域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后面的午潮山区域,这一区域有午潮山国家森林公园,区域中有部分无人区,且区域内植被密布,加之最近杭州天气炎热多雨,在森林中相当湿热。搜救队员们又必须穿着较厚实的队服防止蚊虫以及蛇、蚂蟥等动物的叮咬,“因此队员们踩到蛇、中暑等情况都是常见的事。”

  李晓华是富阳先锋应急救援队的一名女队员,她今年5月5日刚加入这支民间救援队伍,便遇上了上山搜豹这一特殊的任务。回忆起参与这次任务的过程,李晓华依然很兴奋,她告诉记者,5月7日左右,她看到群里在发通知,号召队员们自愿报名参与脱逃豹子的搜救任务,次日出发,“我就立即报名了,当天晚上回家我丈夫听说我要去搜寻豹子还挺担心,但是我一点也不害怕。”

  寻豹

  救援队搜救人数从每天25人减至8人

  从5月8日起,这场搜山寻豹任务就拉开了序幕,只是没有人料到,这场搜索任务会持续如此之久。

  5月8日杭州市富阳红十字狼群应急救援队队员在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现场接受了媒体采访,该搜救队员表示,早上9点接到110通知,称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报警寻找外逃豹子,接到任务后10点左右赶到现场。据其介绍,约40位搜救队员,分8个小队,携带麻醉枪,抵达现场后立即展开搜救工作。经过4小时左右地毯式搜索后,发现了第2只豹子,搜救队员们将其围住并迅速进行麻醉并捕获。但第3只豹子却没了音讯。

  杭州市5月10日召开新闻发布会称,5月6日该市林水局、公安局接到报警后,立即前往调查。5月7日深夜,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动管部经理马敬华供述称,实际上3只金钱豹逃逸事件发生在4月19日。据媒体报道,4月21日抓获的第一只豹子,系富阳市受降镇东坞山村(位于野生动物世界北偏东1.87公里处)的一位女性村民发现。她在骑电动摩托车夜行时,发现路边有一头豹子。此女性村民也被媒体报道为第一位发现豹子的村民。

  被媒体报道为第二位发现豹子的人,是西湖区转塘镇龙门坎村村民祝某某,他曾在接受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回忆,5月1日下午,他正在山上茶园里干活,觉得被地上不平的东西绊了一下,抬头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动物,是什么动物我一时间还无法确定,再看一下像是一只豹子。”祝某某当时心里很害怕,他一边后退一边摸索了一根木棍握在手里防身。在后退过程中,他又换了一根更粗的木棍,捡棍子的时候,那只疑似豹子的动物就站了起来,祝某某以为它要攻击,心想如果被这只豹子攻击,自己肯定是跑不掉、会被咬死,于是他拍下了这只动物的照片。

  “我打不过它,要是被咬死的话,家人找到我,就知道我不是无缘无故死掉的。就是出于这个目的我才拍照的,不然我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去拍。”祝某某表示。

  记者获悉,目前,一共有4支民间救援队轮流执行该项任务,先锋救援队的搜救人员人数已经从最初的每天25名队员减至每天8人8犬。在搜救任务最初展开时,这个数字更高一些。

  困境

  花费已超五位数

  资金短缺是最大难点

  金钱豹为猫科动物,生性胆小、谨慎,一般昼伏夜出,捕食过程会隐蔽在高大的树丛、灌木丛中。据海报新闻报道,齐鲁师范学院动物学教授马金生称,动物园饲养的金钱豹,一般对饲养员没有敌意、比较友好,但是对外人可能会产生伤害,“尤其是小朋友,如果碰见了,不知道它(金钱豹)是什么东西,上前接触可能会被伤到。”

  占梁告诉记者,根据豹子喜夜间出没的习性,他们晚上上山搜寻的挑战更大,“上山的队伍分成5人一队,当中每个人都有分工任务,一般为前面2个人负责开路,中间2个人负责观察四周,最后有一个人留尾。”为了防止疏漏,指挥部将搜寻区域划分为10个区块,4支救援队每次轮换交替更换负责领域。“我们现在搜的这片区域,是真的没了(指豹子),队员们确实已经尽力了,如果它仍在这座山上,哪怕是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以现在这种搜寻的细致度,我们也早闻到尸体散发的气味了。”队员李金军表示,“我们连山下村民家出逃的鸭子都搜到了,却还是搜不到一只豹子。”

  占梁说,对于这支队伍运作来说,最大的难点就是资金短缺。记者询问得知,本次搜豹行动,除去每位队员抛下手头个人私事的时间成本外,队伍所准备的防蛇咬的手套、手电筒、护膝护肘、棍子等装备,以及每次运送队员们的小型巴士车油费均需要自备,这些钱都是队上自行支付,目前花费至少已到五位数,“队上的钱基本都来自队员自筹和社会爱心人士的捐助这两个渠道。”

  占梁称,资金的短缺让队员们在很多本可发挥作用的领域,受到钳制,“比如我们队上的搜救犬,我们想送它们去上培训学校,学习更多专业技能,但一学期3个月的培训费用就是3万元,相当高昂。再比如说一些专业救援设备,价格也是非常的高,我们队员们技术其实都有,就是缺装备。”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沈杏怡

  同 | 步 | 播 | 报

  北上小象“喝醉”掉队?

  事发地村民:确实吃了酒糟,但未见醉倒

  15头亚洲象一路北上事件牵动人心,其中,“一头小象吃了两百斤酒糟后醉倒掉队”的消息广为流传。6月5日下午,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学研究所所长郭贤明向记者表示,他与亚洲象打交道的时间超过30年,从没见过亚洲象喝酒。而小象的食量,也不可能一次吃东西两百斤。

  记者了解到,北上亚洲象群进入峨山县后的第一个村子,是大维堵村小寨组,据此前消息,一头小象在这里“误食酒糟”后醉倒在地,后来才赶上“大部队”。记者在峨山县采访发现,此消息出来后,多家媒体曾前往小寨组核实“小象醉酒”事发地,但均未能见到“事发现场”。

  5日下午,峨山县林草局局长王忠亮向记者表示,亚洲象群进入大维堵村后,“整个现场我都在,并没有小象喝醉这回事。”他进一步澄清说,象群在整个峨山县逗留期间,也没有任何“醉酒”情况发生。

  据小寨组多位村民称,小象醉酒的地方不是该村寨,而是在石屏县。石屏县林草局工作人员透露,据此前说法,小象醉酒掉队的地方,是该县龙武镇大练庄村。此前新民晚报记者前往大练庄村对上述消息做进一步求证,获悉象群途经石屏县时,的确在该村村民普红应家吃了酒糟。

  普红应说,5月24日凌晨,14头象晃到她家,一共吃了1600袋玉米,以及放在门外的两麻袋酒糟。酒糟每袋50斤,一共100斤。她说,这些亚洲象吃完就走,但醉倒的事情她并不知情。至于“掉队”一说,普红应说,次日的确有一头野象从后山追赶上象群,但这头象并没有吃酒糟,也没有吃她准备好的放在门口的食物。

  “以我和亚洲象多年打交道的经验分析,这件事不太可能发生。”5日下午,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学研究所所长郭贤明向记者表示,小象吃东西的食量,一顿达不到两百斤的程度。郭贤明说,去年3月中旬,类似的一条虚假信息也曾广泛流传。据人民网报道,彼时,云南人的朋友圈被“大象偷农民家苞谷酒喝,醉倒在茶园”照片刷屏。不过,上述消息同样被官方证实为不实。

  有专家针对“亚洲象爱喝酒”一说进行解释,称大象本质上并不是对酒感兴趣,而是自然界中,酒味常代表成熟果实。许多含糖量较高的果实在自然发酵中,微生物会将糖转化为乙醇,像大象这种草食性的动物就会记住乙醇的味道,顺着“酒味”找到水果。对上述解释,郭贤明表示,“有这种可能”。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刘木木 发自云南西双版纳

【编辑:黄钰涵】

文章标题: 出逃的第三只豹子去哪了?杭州民间搜救队寻豹记

相关文章